23岁的女杀人犯张莉枪刑过程

lier|
22753

1988年7月15日,是23岁的女杀人犯C人生当中的最后一天。她是因故意杀人且情节极为恶劣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。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并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,她将以命谢罪,和其他7名罪犯一起在荒草遍野的刑场上结束自己罪恶的生命,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。 她本来可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:她长着一张清秀而不落俗套的脸,一双比别人都大的漂亮眼睛顾盼神飞,一只微微翘起的小鼻子为她又添上了少许妩媚,胖乎乎的脸蛋就像一个洋娃娃那般可爱,修长的两腿使她在人群中引人注目。

  虽然她颇有姿色,但由于少女时就引来的狂蜂浪蝶,使她骄横无礼;对物质的追求,扭曲了她的人生观;现实中的不易,使她人性竞失;她不爱学习,每次考试都在整个班级里位居末席,她的心根本就不在学习上...终于,初中没毕业,她就离开了学校,混迹于社会,游荡于街头巷尾,放纵于舞厅酒吧,终日无所事事。她的美貌,让她有了天生的优越感,终于有一天,她与一位街坊话不投机,大打出手……远没有结束,这个姑娘感到自己受了委屈,竟丧心病狂的买了毒药,放进糖果里,诱使邻居家的小孩吃掉。

  三天,她就归案了。一审,死刑,大眼睛流出了悔恨的泪水,她上诉了,然而,二审仍然是死刑……执行死刑前一天,她终于接到了结束自己生命的死刑通知书,签上了自己的名字……是她把自己永远的绑在了耻辱柱上,这全是她咎由自取。法律是无情的,也是公正的,她必须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。

没有片面地同情,想想她们对社会的严重危害; 放开对女人的情节,苍天对作恶者是真实无情的。 1988年7月15日,是23岁的女杀人犯张莉人生当中的最后一天。她是因故意杀人且情节极为恶劣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。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并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,她将以命谢罪,和其他7名罪犯一起在荒草遍野的刑场上结束自己罪恶的生命,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。 她本来可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:她长着一张清秀而不落俗套的脸,一双比别人都大的漂亮眼睛顾盼神飞,一只微微翘起的小鼻子为她又添上了少许妩媚,胖乎乎的脸蛋就像一个洋娃娃那般可爱,修长的两腿使她在人群中引人注目。虽然她颇有姿色,但由于少女时就引来的狂蜂浪蝶,使她骄横无礼;对物质的追求,扭曲了她的人生观;现实中的不易,使她人性竞失;她不爱学习,每次考试都在整个班级里位居末席,她的心根本就不在学习上...终于,初中没毕业,她就离开了学校,混迹于社会,游荡于街头巷尾,放纵于舞厅酒吧,终日无所事事。她的美貌,让她有了天生的优越感,终于有一天,她与一位街坊话不投机,大打出手……远没有结束,这个姑娘感到自己受了委屈,竟丧心病狂的买了毒药,放进糖果里,诱使邻居家的小孩吃掉。三天,她就归案了。一审,死刑,大眼睛流出了悔恨的泪水,她上诉了,然而,二审仍然是死刑……执行死刑前一天,她终于接到了结束自己生命的死刑通知书,签上了自己的名字……是她把自己永远的绑在了耻辱柱上,这全是她咎由自取。法律是无情的,也是公正的,她必须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。清晨七点半,牢门打开了,法警们依例问了她姓名、年龄等,随后让她站起来,先为她除下手铐,放在地上。法警们拿出长长的像筷子粗细的白色尼龙绳,说按法律规定,得把她的双手反绑,让她配合一下。她知道生命的最后时刻到了。两个女法警从她身子两边分别抓住了她的两条胳膊,突然,使劲一用力,把她的胳膊往后拧了过来,使她的两只手腕交叉在背后。法警们手劲儿真大,她根本无法挣扎。一个男法警站在她身后拿绳子开始绑她。手腕首先被紧紧的绑住了,张莉知道,这次绳子再也不会被解开了,她的双手一直到死都会这样绑在一起了…绑完手腕,绳子向上顺着两条胳膊捆绕三圈,在后背打一个十叉,然后又缠脖子两圈,麻绳勒在了她的脖颈上。最后,绳子顺着她秀美的肩胛骨从前胸到了后背,在后背那儿系个死扣。这功夫,边儿上的两个女警察也帮着接送绳子和往上托她的手。然后,女法警又弯下腰,用一根一米多长的麻绳绑住了她的两只脚腕,刚刚卸掉死镣的张莉,她的双脚就又被法绳束缚住了,现在她只可能迈出小步,不可能逃跑了。很快,他们把她五花大绑捆好了,捆得结结实实。张莉被押进囚室站在白墙边上,她被扶了正。立即有一个法警整了整她身前衣服,把一块大白布缝了上去,上写“投毒杀人犯张莉”,而“张莉”两个黑字很大,上面上打了血红的叉。然后,另一个法警在她的短裙上贴上了收尸卡,上面写着“张莉,女,23岁,尸长161cm”等信息,这是火化场殓尸人员给张莉收尸的唯一凭证。摄影师站立一旁,找合适的角度不停给她拍照,从前面、侧面再到背后,从头到脚,她的全身各部位都照了一遍。她头开始冒汗,娇躯也有些瘫软。公审公判大会是在体育场进行的,女杀人犯张莉身穿白色带有黑字的T恤,非常肃穆,黑白条相间的布短裙,显露出青春的气息,白色的长筒丝丨袜包着她的秀腿玉足,最后展示着她那年轻而优美的女性曲线,脚上是一双白色高跟凉鞋。作为唯一的,且清秀的女性死囚,她成为了目光的焦点。她整个公审大会都低着头,看着自己的秀美的足尖,她紧紧咬住下唇,精心梳理了的长发,摩登的发型,遮不住她纷乱的心绪……“……罪犯张莉,犯故意投毒杀人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一审宣判后,罪犯张莉不服,提出上诉,经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后认为,该案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凿、量刑适当,故依法驳回上诉人张莉的上诉请求,维持原判,并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。省高级人民法院已于近日下达了对罪犯张莉的死刑执行命令,本院遵照上级下达的命令,决定今日对罪犯张莉执行枪决!”他的话字字铿锵有力,张莉每听得一字,虚汗都在不停地往下滚落。她的脚瘫软了,尿液不自主的流了出来,浸湿了她的短裙,她大腿根部的丝袜上也变成湿黄的一片。“现将死刑犯张莉等押往刑场,执行枪决!”经过了法官那长长的死刑判决名单宣读完毕,张莉等罪犯被宣布死刑执行命令,即将被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。上膛的步丨枪抵住了她的后心窝,张莉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,虽强装镇静的样子,但已万念俱灰。她麻木地被武警拎上了卡车…押送犯人的车,在执法监督的小轿车,和其他车辆的簇拥下驶向刑场。她麻木地看着划过的街巷----这座她生活过的城市,她打着绑绳和在她胸前贴着的名字上打着血红大*的死刑白布的身影匆匆的划过市区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