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饥渴岳毋

lier|
7505
        和老婆结婚这么多年来,我对她的身体慢慢失去了兴趣,除非是受到了什么意外惊喜或刺激,否则很少会主动跟她亲热。特别是丈母娘的存在,让我对老婆彻底失去了欲望,整天都想着能跟她发生点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得不到的永远都在骚动,这句话能够十分契合地描述我近期的心理状态。每次去丈母娘家里吃饭,我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,丝毫不会理睬老婆和老丈人。每次盯着她的背影,我的身体都会发生某些反应。
        某个周末,丈母娘叫我和老婆一起回家吃饭,一家人叙叙旧,聊聊家常。可当我去到那里的时候,才发现老婆和老丈人都外出了,家里就只剩下我和丈母娘两个人。这时候脑子里的坏心思突然迸发出来,引导着我干坏事。
        我深深呼吸一口气,静静走进厨房里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后面抱住丈母娘,脸颊紧贴在她的肩膀上。可丈母娘的表现却让我瞠目结舌,她一点反抗都没有,反而握紧我的手,转身过来亲吻我这个女婿。
        既然对方没有反抗,我当然不能蹑手蹑脚,于是挺起胸膛,在厨房把她给办了。两人在里面亲密纠缠在一起,连菜炒糊了都没有理会,一直在享受着男女之间的幸福和快乐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我和丈母娘在厨房做了好几次,等到老婆和老丈人进门,才匆忙穿好衣服,假装什么事情也没发生。他们两人丝毫没有起疑心,把注意力都放在那道炒糊了的菜上。
        和丈母娘偷情让我重新体会到了生活的乐趣,老婆的技术完全比不过她妈妈,这也难怪为什么我会对她失去兴趣。如果没有丈母娘出现在我的婚姻当中,估计没过多久我就会提出离婚。